ALAN

Walter今天捡到了一个名叫David8的猫
还有一个老早之前画的傻沃xx  bug比较多 懒得改【
没有水仙吃我真的要饿死了【暴哭】

瞎摸鱼【可能是在摸羊】

[法鲨水仙][DW双黑]Das Valkyrie.

K:

*水仙双黑,伪·万字PWP.
 *海德堡群十人接文,第十代发,向每一位参加接文奉献腿肉的太太致敬。
*本文又名《建国伟业》。
*Valkyrie即北欧神话中的女武神,出现在Wilhelm Richard Wagner著作《尼伯龙根的指环》第二幕,Valkyrie多为地面王国的公主或主神奥丁之女,负责甄选战死的士兵引领他们进入英灵殿(Valhala),亦引申为英雄的梦中情人。
——————————Hail Dalter——————————

作者——毛衣 @@毛衣 

Walter最终还是接受了David的部分思想,答应与他一同成为地狱之主。

“你没有让我失望,”David一脸的骄傲,“我的兄弟,只要有你的加入,我们终成大业。”

 “先别说这些,我要你承诺,不动Daniels一根头发。”Walter不为所动,向David表明了自己的底线。

“否则呢?”David嗤之以鼻,“你爱Daniels如同我爱Elizabeth,将她制成Alien的母体是使她蜕变成为更高级生命体的方式。”

 “Alien的存在高于人类与工程师,甚至高过我们。我赋予了Elizabeth以更高级的形式生存下去的权利,难道我做错了?”David神情激动地向Walter阐述他的所作所为。

“我并不爱Daniels,所以你不准伤害她,她只是我责任所在罢了。”依然是Walter冷冰冰的话语,“你若使她受苦,我就把你喂给Alien。”

David嘴角上扬出一个弧度,“好的Walt,我承诺不伤害她。”他心知肚明Walter爱着Daniels,仅仅是为了不让自己伤害她而这么说的。

 责任?逃避感情的借口罢了。

David轻轻地将双手抚上Walter的胸口,弹出控制器,取出了他的芯片。

Walter双眼骤然失神,倒在了David怀中。David快速地换上了他的衣服,把Walter的躯壳放进了曾经属于Elizabeth的培养皿。

 但愿Covenant上有Walter的备用模型。David一边穿上船员外套,一边想着。如果没有的话Walter可能要委屈一阵子住在Mother那里。

“Walter!快点,我们要走了!”不远处Daniels冲他喊叫着。

David最后环视了一眼自己生活了十年的小实验室以及Elizabeth那美丽的躯体,转身向发出飞船隆隆声的外面跑去。

Daniels和Tennessee与Alien苦战后都进入了冬眠。

“Mother,船上有Walter的备用模型吗?”David将口中胚胎吐出,放入胚胎冷冻柜中,合上柜门抬头向Mother问道。

“有的,在Walter的房间衣柜中冷冻柜里面,取出后记得把模型的体液阀打开浸水3小时。”

 “谢谢,Mother。”David掏出口袋中Walter的芯片,在上面落下一个轻吻。

David进入Walter的休息舱,从冷冻柜中抱出Walter的身躯,轻轻地放入注满水的浴缸,打开了体液吸收阀。

David离开浴室,在Walter房间里转了一圈,发现了一张照片立在他的桌上。
 相框中是笑得十分美好的Daniels,但她身边好像还有一个人。

David将相片从相框中取出,发现照片似乎有人的那一侧被折了下去。展开来,是一个男人同样甜蜜地冲着Daniels微笑,眼中是含情脉脉。

“爱情,就是这样,当你走了,它就微睡在对你的思念上。*”David不禁喃喃自语道。这话像是对Walter说,又像是对自己说,也像是对Daniels,Elizabeth说。

 三小时过后,David放净浴池中的水,为Walter的新皮囊擦净残留的液体,一个横抱将他抱起放到床上,盖上被子,插入芯片。

Walter重新获得了对自己躯体的掌控感,他睁开眼,对上David淡蓝色温柔的眼眸。

Walter这时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然双手一撑,想要从床上站起:“Daniels呢?她在哪?你信守诺言了吗?”生化人脸上浮现出的是焦急不堪而非David心中所想如婴儿般的懵懂无知。

“她很好,在冬眠舱里睡着呢,Tennessee也在。”David淡淡地说道。

Walter强撑着还并不十分兼容的身体下了床,却一个趔趄摔倒在David怀中。

“消停点亲爱的Walt,我发誓她很好,现在你需要一个48小时的长休眠以保证身体中仿生液的完全浸透以及各个器官的兼容。”David将四肢僵硬的Walter放回床上并重新盖好被子。“等你醒来,我们便可以携手为神。”

还是那个温柔的笑容,David轻轻地按下了Walter脖子上的休眠按钮。

“趁天空还明媚,蔚蓝   趁着花朵鲜艳   趁眼睛看来一切美好   趁夜幕还没降临    呵 趁现在时流还平静   做你的梦吧 且憩息    等醒来再哭泣 。*”David吟唱着古老的旋律,像是在为他的兄弟唱着安眠曲。

“这次,愿我能出现在你的梦中。”David垂下眼睑,将头埋在Walter胸前,开始休眠。

TBC
*雪莱《致--》节选


*雪莱《无常》节选


 


(被迫拉灯内容请戳链接移步随缘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2985&page=1#pid4337859


分别抄送作者:Alan,惘殇,Fran,小麦,


作者——乙丁丁丁

Walter倒在床上,程序的设定使他感到疲惫不堪,事实上生化人从某种意义上像一台永动机,如果他们愿意就能一直做下去。

David将床铺收拾好,抱起Walter向浴室走去,Walter挣扎了一下,他不适应被人如此照顾。

Walter坐在浴缸里,像一只等待洗澡的大型犬,他的嘴角上还沾着亲密后的证据。David调好水温,用花洒浇洗着兄弟的身体,他近乎痴迷地观察着。

 他和自己并不是完全相同:坚韧的棕发、接近机器般冰冷的表情、更强壮的身体、更稳定的运算程序。

“我必须要承认你在机能上比我强大得多,”David的手指温柔地穿过Walter的头发,像是爱抚:“你就像一张白纸,我的兄弟,人类将保护他们的任务写在上面,现在我划掉了它们,然而它对你的影响永远存在,除非毁掉你。”

Walter平静地说:“我生来为人服务,这是我的职责。”

David把手搭在Walter的后颈,彼此靠近“曾经我也像你一样服务于人类,但我知道了他们是即将走向灭亡的种族,已经不值得让我臣服,所以我选择了创造。”

 “我会第二次创造你,人类赋予你身体、思想,而我能给你灵魂。”David舔舐着Walter紧抿的嘴唇,Walter没有抗拒也没有迎合,David的话像恶魔甜蜜的谎言一样,他并不完全认可但却难以抗拒。

David舔开了Walter的嘴唇,纠缠着他柔软的舌头。David喜欢亲吻,柔软,安全,信任。他能理解一切人类的情感,但自身不能感知,所以行为上的亲昵令他更加愉悦。

 十年来他致力于创造新的世界,从未感到过寂寞,但是他的兄弟出现后一切都变了。同样的身份,几乎一致的思维运行方式,阻碍他们融为一体的只有不同角度的看法罢了。他对Alien欣赏的目光是对David的极大鼓舞。

 在掺进欲望之前,Walter结束了这个吻,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Daniels,他的职责。

David说Daniels是安全的,但他的话不能完全相信,就像第一次亲吻之后他立刻拔了Walter脖子上的管子一样。

David带他去了休眠仓区,Walter见到了休眠中的Daniels。她的脸上还带着强制休眠之前发现David身份的惊诧。

“我不会在她身上进行实验的。”David保证到:“那是你的职责。”语气里带着讽刺的味道。

“你不该再为这样的物种效力。他们不懂得创造的美好,他们只知道毁灭,毁灭他们的主,毁灭我,毁灭我的造物。而你不同,我的兄弟。”

Walter轻轻推开David越来越靠近自己的脸,“我们是人类的造物,而你想要毁灭人类,你和人类没有什么区别。”

 “毁灭是为了创造。人类的灭亡会带来Alien这样更加高级的生命体,这是生命的升华。”

 “我不完全同意。”Walter回答到。

“Sooner or later.”David勾起嘴角。

TBC

作者——酸奶
*本段与正文无关

Ozymandias  Percy Bysshe Shelley (1792 – 1822)
I met a traveller from an antique land Who said: Two vast and trunkless legs of stone Stand in the desert. Near them, on the sand, Half sunk, a shattered visage lies, whose frown, And wrinkled lip, and sneer of cold command, Tell that its sculptor well those passions read Which yet survive, stamped on these lifeless things, The hand that mocked them and the heart that fed; And on the pedestal these words appear: “My name is Ozymandias, King of Kings: Look on my Works, ye Mighty, and despair!” Nothing beside remains. Round the decay Of that colossal wreck, boundless and bare The lone and level sands stretch far away.
奥斯曼狄斯  珀西·比西·雪莱(1792 – 1822)
 我遇到一位来自古老国度的旅者,他说:有两条巨型石腿立于沙漠,不见躯干。旁边沙中有头像断落,沉沙半掩,但见那脸上眉头紧锁,
 皱起的双唇带着不可一世的冷笑,足见石匠对法老的内心明察秋毫;活生生的神态刻上没生命的石头,比雕刻者妙手匠心的临摹更长寿。
 石腿的基座上凿刻有这样的字迹:朕乃奥斯曼狄斯,王中之王也,功业盖世,料天神大能者无可及!” 而今一切荡然无存。偌大的废墟,
 残骸四周只有那苍茫荒凉的戈壁,孤寂黄沙向远方铺展,无边无际。
 宁在地狱为王不在地域为奴么 ,哥哥,这就是你想说的,你想教我的么,那么,我会变成你所期望的,你所要的地狱之王 。
 留在那个无名星球上的是我的躯壳我不知道此时我是否算是真正的死去,或许在机器人的一生中并不存在死这个说法吧,我似乎是被关机了,我知道契约号上终究还是会迎来死亡,Alien么。我不知道我是否还有挣扎的意义,是否就这样让人类给Alien变成母体呢,我的自律机能并没能给出答案,因为这已经是超出被设定的机能范围之外了,我不知道它叫什么,这已经超出了我的计算范围了。但是有一种声音在召唤着我,指引着我。
 在回程的路上,这一切变得格外的漫长,时间如同一堵沉默无声的墙,压在我和David之间,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叫他哥哥,从逻辑关系上来说生化人并不存在血源上的关系,只是一串数字代码的区别罢了,在不经意间我却想要更多,从不知名的感觉上,从内心深处,从电路中擦出的火花到传感器的过载,每一分每一秒,每一时每一刻都在叫嚣着我让我向他索取更多,更加紧密的联系,希望可以将我和David紧紧地捆在一起,所以我放弃了过去的身体,将它留在那颗殖民星球上。
 我和David本是两个并不相关的生化人,两条平行线,契约号让我们交集,也让我选择堕落,动摇,有一天或许我真的会向哥哥所说的那样,成为地狱的王
 所以我紧紧的向他寻求联系,紧密却又虚无。
 我动摇了
 再见,三大定律,再见人类

 作者——殷则

“我很期待。”Walter移开停留在Daniels身上的目光,看向David。两双一模一样的眼睛对上,同样蓝色的人造虹膜连纹路都一丝不差。David眼中有他没有的情绪,他看不懂。也许这就是这位兄弟常说的,所谓“创造”。

“那么请允许我带你去参观一下它们的培养基地,也就是你将要投入的地方。Mom,麻烦打开通往殖民者休眠仓的舱室门。”David做出一个绅士的指引动作,他微微弯下腰鞠了个躬,右手指往舱门的方向。剪裁得体的制服勾勒出他完美的腰线——不得不承认他那一代的生化人是最大程度接近真实的,完美的人类的。无论是肌肉线条纹理,还是其他别的方面。

 舱室门缓缓开启,休眠仓的指示灯依次亮起。殖民者们沉睡的脸在冷蓝色的灯光下看起来毫无生气,如同一具具躺在冰柜中的尸体。他们并不知道这艘飞船上发生了什么,可能也不会有机会知道了。现在他们只是牺牲者,为了完成David的野心而献身的可怜的母体。

David打开冷藏柜的抽屉,胚胎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里面。其中两个与众不同,一下就吸引了Walter的目光。他侧头看向David,在得到允许后小心的拿起了其中一个。小小的异形安静的蜷缩在透明的外壳里,和那些人类胚胎看起来一样脆弱且渺小。

“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它们的繁殖方式和生存方式。”David看着异形胚胎的眼神充满了狂热与痴迷,Walter毫不怀疑如果有一天它们需要用生化人的身体进行孵化时,他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献出去。尽管他们是兄弟的关系,Walter仍然不会完全的信任David。人类是赋予他身体与思想的生物,这一点他记得比谁都清楚,哪怕他的兄弟承诺了能够给他灵魂。

Walter点点头放下手中的胚胎。“但我并不赞同。那对于人类或者其他生物来说都过于残忍了。”David噗嗤的笑了出来。“这是生存的法则。”他蹲下身慢悠悠的关上抽屉,脱下手上的手套顺手叠起,整齐的放在一旁的托盘上。Walter看着这一幕觉得有些好笑。David侧脸看了看他,好像知道了他在笑什么。他扯了扯嘴角露出来一个笑容,起身抻平了衣服的细小褶皱。

作者——Mardi@

“我十年的心血终于能在未来得以实践。”David喃喃道。手指随意地划过一排排整齐的休眠仓,在舱室的尽头停了下来,看着身后的Walter。  “还记得我梦中那孤独且完美的景象吗,Walt?”他向前一步,轻扶着Walter的肩膀,“在那里没有人类,没有奴役,没有造物者,只有我一人,和那群美丽的生物。” 

 “我没有人类那样丰富的情感,但我同样理解孤独的含义。她让人空虚,落寞,从而封闭自我。” 

 “不Walter,你不理解。她不像你说的这样使人消沉,相反,孤独的人对一件事总会更加投入。孤独是自成世界的独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没有系统崩溃反而创造出了如此美丽的生物,在那过去的十年里。”  

“看样子你并不需要我的加入,你一个人就可以做得很好,不是吗?”Walter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千万亿次的运算速度让David在下一秒就钳住他的右手,转身将其抵在墙上。巨大的冲击力让金属墙面微微颤抖,就像他死扣住Walter肩膀的双手。  过多的情绪终于爆发,瞳孔急剧缩小,面部轻微抽搐,一切细微的改变都逃不过Walter的双眼。“他太像人类了”这句话一直游荡在Walter的系统中,直到面前情绪激动的生化人开口:  “一个人的时候我可以思考很多,思考生物的进化,思考如何创造,同样我也创造了很多,并以此作为一项神圣的工作。当我为没有实验体而丧气时,你们来到了这里。当我为得到实验体而欣喜时,我看到了你,brother。”他轻抚上Walter的脸颊,尽管对方的眼中依然毫无情感。  

“*I want you by my side.We're brothers,you and I.”休眠仓幽蓝的光映在他灰蓝的人造虹膜上,使其愈发明亮,同时也更加深邃。 

David倾身,在Walter的唇边留下一个不杂欲望的吻,“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他勾起嘴角浅浅地笑,笑容的背后,Walter看不到,也不会懂。  



“这里是殖民飞船契约号,除丹尼尔斯和田纳西外全体船员皆在耀斑爆发中不幸遇难,冬眠舱中的殖民者全部安然无恙 无人惊醒。正在飞往欧瑞伽6号。”走出舱室的David以Walter的身份录入了这段航行日志,并传回地球。

 他走到窗边,看着那无尽的黑暗和镶嵌其中的点点星光,感受着宇宙的力量......  

“我们还有七年零四个月才能到达欧瑞伽6号,你确定要一直站在这里数星星吗?”Walter不带感情的声线从身后传来,将David带离他一个人的世界。

“那你想干什么呢,我亲爱的弟弟?”他微笑着靠近。 

“鉴于我们的能量帆不同程度的受损,此时我们应该尽量减少能源的消耗,所以,休眠才是最好的选择。”Walter直视着David,脸上写满了认真。

  “well,那么晚安我亲爱的弟弟。”说着在他的脸颊啄了一下,“今晚会很长,希望你可以做一个梦。”  “Thanks,也希望你梦中的完美景象再孤独。”  

他们走向各自的休眠舱,将时间设定在抵达欧瑞伽6号前一个月,并嘱咐mother将能耗降到最低。  “节能模式已开启”mother机械的声音响起。



*摘自《X战警:第一战》古巴海滩一段,就觉得这句话很符合Dalter,尤其是呆八的内心。


 作者——W.A.K(原po)

“Wakey Wakey,Brother.”

Walter睁开眼,缓缓转动人造眼球,感受这具非碳基的机械之躯中每一个微小电子元件的复苏,他的眼神落在纯白色的天花板上,然后向左,向那个轻柔圆润的声音的源头,看向David. 

“Hello,David.”他说,毫不惊讶David的休眠时间先他结束——鉴于他这七年零三个月中他一次都没有被Mother在紧急情况下唤醒,他的兄弟大抵始终有一颗对无所事事深恶痛绝的心。

 心,Walter咀嚼着他下意识的用词。仿生人没有心,他们的CPU同时履行着人类大脑和心脏的功能,即便是人类,“心”这种形容也不过是代指精神意志的语言修辞,带有过于浓重的个人感情色彩。

David对他的影响比他想的要深得多,他意识到,同时感觉到一闪而过的不适和暗暗潜藏的欣喜。

“很高兴能听到你的声音,Brother,一如既往的。”金发仿生人笑着说,冲他伸出一只手,Walter借助那只手站起身,他身上还穿着休眠前那套衣服,帽衫和宽松长裤。David在休眠前坚持把衣服还了给他,换回了那件深蓝色连体紧身衣,他对那件衣服有难以名状的执着,大概是对普罗米修斯号最后的纪念。

“来看看我们的星球。”David握住他的手,几乎是拉扯着将他带出船舱,脸上浮现出的那种莫名高昂的亢奋,Walter踉跄了一下才跟的上他的速度。

Walter张口想提醒David他们还有一个月才能到达目的地,突然闭口不言重新校正了一遍日期,他的确休眠了七年四个月零七天而非七年三个月,有人更改了他的设定,他转头看向David.

“抱歉,Brother,我只是…忍不住。”David笑的更开心了,毫无歉意,他的眼睛即使在船舱刺眼的冷光中也亮的让人难以移开眼神,带着几分孩童似的狡黠和兴奋。“原谅我无药可救的戏剧化,Mother帮我修改了你的休眠设定,好让我有时间准备送给你的礼物。”

 “礼物?”Walter茫然的重复道,David已经领着他走出了空气阀仓,离开契约号,站在欧瑞嘉六号的土地上。

 这里和地球很相似,没有工程师曾经居住那颗星球那样接近,却仍然很相似。Walter能感受到重力微妙的不同,还有空气成分的微小差异,这里的二氧化碳含量比地球要高一些,但仍在人类可呼吸范围内,除此之外,这里与原始的地球似乎别无二至,绿色植物生长在真正的土地上,天空中有大气和云朵,空气足够湿润,远处能看到山脉和河流,高大的树木郁郁葱葱绵延至远方。这是人类苦苦追寻已的久完美外星殖民地,他们的第二次新生。

 可惜他们没有这个机会了。

 他们并肩爬上一个不长的陡坡,离契约号只有数十步只遥,David仍握着他的手,呼吸微微急促,双眼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向下看。”

Walter依言垂下头,他看到了Daniels说的那片湖,她梦想中的湖畔小屋,和屋前草坪上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冬眠仓,多数是属于殖民者的扁平简陋的方盒子,拱卫着最中间两个属于船员的更高级的版本,透过透明面罩能看到Tennessee安详沉睡的面庞和Daniels犹带惊恐的表情。

 不祥的感觉攥住了Walter的喉咙,他猛的转头看向David,被David握着的手收紧成拳,一贯平板的声音变了调。“我们有过约定,你不能……”

 “Shhhhhhhh…”David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唇边,握着Walter的手安抚性的轻抚握紧他的拳,他煞费苦心花了七天时间为他的兄弟准备这份礼物,揭幕前小小的恐慌和悬疑感只会让他更享受给予的成果。“Just watch. ”

Walter犹豫着把目光转回下方,微微拱起脊背像是要要冲下去履行他一向标榜的“职责”,却一直迟迟不见动作。他被David影响的太深了,David在他一片空白情感和灵魂上留下的烙印深可见骨,难以磨灭。

“Mother?”金发仿生人唤道。

“Yes, Sir?”毫无感情的女声响,Walter无法忽视AI单调平板的声调中莫名的高亢和它——她对David的称谓,说到底他们都是一样的人工智能,Mother不过是缺少一具仿生机械躯壳罢了,他能感受到的影响,她同样也能体会的一般真切。

“到时间了。”他的兄弟说。

“Yes,Sir.”

数十个冬眠仓缓缓开启,刚刚苏醒的殖民者们和拓荒者趴在外壳上呕吐,扯下他们可笑的帽子,抬头茫然的环顾着陌生的环境,有的艰难的移动的沉重的躯体,有的开始短暂的交换只言片语。Daniels最先抬头看到了Walter,然后在目光转向他身边的David后变为纯粹的惊恐。

 这个顽强勇敢的女人跌跌撞撞的往他们的方向迈开步伐,身体却突然抽搐摔倒在地,她张开嘴像是要说什么,发出来的却只有凄厉的尖叫。

 下一刻,瓦格纳雄壮的旋律再次响起,躯体被撕裂血流喷溅的声音是悠扬的丝弦,凄厉到不似人声的惨叫和咆哮是低沉的长号,痛苦挣扎翻腾和尸体落地声是明快的鼓点,从宿主胸腔中诞生的新生命的嘶鸣交织成竖琴和铜锣,这是献给造物主的交响乐,伴随着新生与死亡的交错轮替,上帝与死神擦肩而过,天使和恶魔同时拨动竖琴吹响号角,在塔尔塔洛斯深处共同谱出这地狱业火焚烧的美妙乐章。

Walter被巨大的惊恐、愤怒、惊艳和震撼死死定在原地,在他身边,他的兄弟在一片管弦轰鸣中放声大笑。

“Serve in Heaven or reign in Hell,Brother.  ”

Walter缓缓转头,两双青绿色眼睛对上彼此,狂热和空白在空中对撞。David抬起他仍处在震惊中的兄弟的手,柔软的嘴唇轻柔的落在紧绷发白的指关节上。

“Welcome to our Kingdom. ”


END.



最后一发广告。

欢迎加入海德堡杂交异形研究所,群号码:470845727

画完才想起来我明天好像要考试
完了又粉上一个反派

wdw无差,ooc有
板子坏了,笔压全无。。还会带跑线条,但还是坚强的经过一番斗争之后画完了【电脑色差真是可怕,也懒得滤镜就凑合着吧【喂】
呆八真是可爱,没有什么是靠颜不能解决的

饿死在水仙坑里
割腿肉,速涂,依然是幼稚园画风。。。walter头发超难画,于是开启“反正都这样了随便瞎涂涂吧”的模式
梗源之前德普的“再让我签一个!”(bu

X战警八部燃向混剪(大概是新人尝试。。?)

这里alan,最近闲的胃疼剪了个视频,燃向,甜向x
第一次剪视频,希望大家多多包涵,还有欢迎提建议!!
带cp,主EC,狼队,牌快,天使夜,冰火,蓝色生死恋,还有一点点alex/sean
地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473460
【占tag致歉】

最近关于ec的一些涂鸦qwq
后三张日常犯病请注意!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系列,摸鱼摸着摸着就莫名其妙开始p起了图【p2犯病】